王平正在醫院住院治療。
  “不好了,有人喝農藥自殺了,趕緊送醫院。”5日下午,在南充市西充縣川東北駕駛人考試中心發生了這樣一幕:由於駕考沒過關,一學員想不開當場喝農藥自殺,後被送往西充縣人民醫院進行搶救治療,目前已經清醒。
  只因沒考過就選擇自殺?還是另有原因?昨日,華西城市讀本記者來到西充縣人民醫院,對此事進行了調查瞭解。
  負擔重升級駕照 只為改善家庭條件
  昨日下午,記者在南充市西充縣人民醫院住院大樓,見到了喝農藥自殺的王平。剛經過搶救的他,躺在病床上,面色蒼白,正在輸液,精神狀態不是很好。
  據瞭解,今年38歲的王平,是南充市嘉陵區龍泉鎮人。2005年他考取了C1(小型汽車)駕駛證,2007考取了B2(大型貨車)駕駛證,2012年8月份,他在西充縣實驗駕校報名,準備考取A1(大型客車)駕駛證。
  “2007年拿到B照後,買了一個麵包車,平日主要靠開車、跑摩的維持生計。”王平介紹,家裡有兩位老人、兩個孩子,每個月要還2000多元的房貸。為了讓生活有所改變,他決定考取A照,開大貨車。“2012年11月通過了科目一考試,今年2月份,第一次參加科目二考試,當時由於自己的駕駛原因沒有通過。3月5日下午,第二次參加科目二考試。”
  王平說,他是農民,沒多少文化,家裡條件也很一般。“父親今年70多歲了,丈母娘身體也不好,剛做了手術。原本打算把A照考到後,就去開大貨車,每個月估計可以拿到5千多元,還去房貸,還有剩餘的養活家裡人。”
  想不開兩次失利 信心被摧毀選擇自殺
  5日,王平將進行第二次科目二考試,為了讓自己通過的幾率更大。考試前一天,他在川東北駕駛考試中心交了600元錢,進行了駕考模擬練習。
  “當時練得很順手,沒有什麼問題,對每一個項目都很熟練。”王平說,在第二天的考試過程中,他駕駛26號考試車,完成了16個考試項目。誰知他將車開到起點時,語音通知他有兩個考試項目沒有接收到信號。“樁考和窄路調頭沒有感應到,無奈我只能再考一次。這一
  次樁考合格,窄路掉頭項目未按規定行使,導致沒有合格。”
  按正常程序行駛為何設備沒有感應到?這讓王平很鬱悶。“於是我找到值班民警瞭解情況,要求查看行車記錄。值班民警告知我,現在是考試時間,還有幾位學員沒有考完,等待考試結束就帶我去查看。”王平說,在等候過程中,他越想越想不通。於是開著自己的麵包車,來到多扶場鎮上,花了10元錢,購買了一瓶100ml的“敵殺死(殺蟲劑中毒力最高的一種)”。之後他駕車回到了駕考中心。
  “和值班民警查看完行車記錄後,讓我進行第二次考試。”王平說,第二次考試,在半坡起步時,由於熄火導致不合格。“第一次考試中,每一個項目都是按照正常程序來進行操作的,卻沒有感應到,兩次上車考試,再好的心理素質也被摧垮了。當我最後一次進行考試的時候,很緊張,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操作了。”
  “我開麵包車的這幾年,從未出過事故,只有很小的擦掛。前兩次駕駛證考試都是一次性通過,對於自己的駕駛技術,還是有信心。”王平說,結束考試後,他一直想不通,於是將買來的“敵殺死”一口氣全部喝了。“即使給我機會再去參加考試,我也不會去了,心裡氣不過。”
  民警調查考生操作失誤導致設備沒感應
  隨後,記者就此事來到位於南充市西充縣多扶鎮的川東北駕駛考試中心進行瞭解。
  據該考試中心的一位民警介紹,從王平考試過程的行車記錄中看到,第一次考試時,他的樁考與窄路掉頭兩個考試項目監控設備沒有感應到,原因是樁考時考試車沒壓到車前虛線。只有壓到車前虛線,設備才會感應。窄路掉頭設備沒感應到是因為該考生從道路左邊進去考區,按照規定,考生駕駛車輛需從右邊進入,設備才會有感應。
  王平第一次駕考沒通過,值班考官帶他去重新熟悉了一次考試程序。隨後,讓其參加第二次考試。在第二次考試中,由於“坡道起步”時車輛熄火,考試超時,導致考試最終未合格。
  駕考中心運營規範智能設備全程監控
  對於考生質疑駕考中心的設備問題,記者聯繫到川東北駕駛考試中心負責人何傳強。“考試中心的監控設備、駕考管理系統都是智能化設備,監控系統通過考試車上和考場內的監控探頭,考試情況全部在監控範圍當中,考生、考官的一舉一動,都在考試中心的監控屏上一目瞭然。”何傳強介紹,川東北駕駛考試中心是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共安全行業標準》修建,在投入使用前經過了相關部門的驗收。“整個駕考中心的設備,不存在問題。”
  據瞭解,整個考場內裝有470個監控器,每輛考試用車上裝有12個監控器,考試情況全部在監控範圍當中。並啟用路考智能評判系統輔助考官打分,智能系統通過車內、車外的多個音視頻設備,自動對學員的駕駛動作、考試項目完成的準確和規範情況進行評判打分,考官則對學員安全駕駛意識、文明行車常識、駕駛技術熟練程度和突發交通情況的應對能力進行評估打分。
  目前,王平經過洗胃後,仍在西充縣人民醫院進行住院治療。南充市西充縣多扶派出所已經對此事進行了案情登記,並建議王平進行行政覆議,由法院來判決。
  (文中王平為化名)華西城市讀本記者 尹秦 實習記者 劉虎 攝影報道
  記者手記

  設備有問題 也不能輕生
  王平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幾度哽咽,眼角的淚似乎是他此時唯一能表達的。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一個家庭的擔子壓在一個人身上,如果他跨了,這個家庭也會轟然倒塌。當記者問王平是否對自己的這種過激行為後悔,他說不後悔。這個駕駛證,也許對於他來說是養家糊口的工具。但,沒有駕駛證生活也是可以繼續。
  生命對於每個人都只有一次,而王平對於整個家庭,也只有一個。作為家中的“頂梁柱”,一個A照,或許能對這個家庭的生活質量有所改善,但是,這卻不應該是他的單選題……
(原標題:駕考沒過 男子喝農藥自殺)
創作者介紹

恒指

pqcfkqcm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